“书中无文” 病根在哪里?

编辑:小豹子/2018-08-17 15:52

  近来,常常听人说,“书法作为艺术,它的内容其实就是书写的形式。 ”让我们认真读读这句话,单从概念上讲,这句话是极端错误的,形式和内容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概念。按照这句话的逻辑,书写的内容是形式,那么,书写的形式其实也就是内容。由此推来,形式和内容是一样的,这明显是荒谬的,这是审美和艺术领域中的形式至上的思想的显现。

  国展评比强调书法作品内容的健康,就是要强调它的内容性;书法比赛之所以鼓励“自作诗文” ,就是要强调内容的时代性。全国第11届国展对自作诗文的偏重,并加入文字审读环节,有错别字或结体不认识的“字” ,作为“硬伤”加以评判。这就要求书法家在艺术上既要独善其身,又要在文化建设上兼济天下。同时,古人讲“文以载道” ,如果一幅书法作品,没有书写的内容,如何反映“道” ?

  有人说:“书法是纯形式的,它的形式即内容。 ”笔者认为,这种观点是来源于少数人的错误认知,认为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书法已经从实用功利的艺术走向纯粹的审美艺术,并总结出“书法从实用之门登于审美之堂” ,这样的认识也是极其片面的。书法艺术的实用性和审美性从来就是孪生兄弟,当今时代也是如此,店牌题匾、楹联创作、室内警言,这些仍具实用性和感化功能。可见,以偏概全地混淆内容和形式的内涵和外延,定会似是而非,定会“书中无文” 。

  更有人说:“书法写什么并非指它的内容,而是按照怎样的方法去写,写出来的形式感才是它的内容,又是它的形式。 ”试问“方法”是什么法?“形式感”是什么“感” ?是隶楷行篆的书体吗?是横幅、条幅、斗方的幅式吗?如果这些既是形式又是内容,书法艺术就不用创作了,看到一张白纸就可以任意生发情感和想象了。究竟什么是“形式”和“内容” ,我们首先看看“文章” ,一篇文章的形式是它的体裁,比如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内容就是文字承载的主题或思想。没有文字的文章,构不成文章,更别说内容。音乐更是如此,流行乐、摇滚乐、美声这些是音乐的形式,内容也许是赞美祖国的、唱给乡愁的、歌颂母亲的或者写给童年的。这个内容需要歌词来体现,歌词就是内容。书法亦是如此,书法的形式就是我们看得见的书体、幅式,也可能是书法作品的结构。同上,书法艺术的内容就是文字所揭示的实质和意义,所要表现的思想和精神。

  “情感和风格即是书法艺术内容”的判断,是一种虚无主义、娱情主义的艺术观。否定和脱离书写内容去谈审美和艺术实践,是一种自说自话、自娱自乐的审美乱象。书法家李刚田先生曾表示:“书法不仅要表现艺术形式,还要表现出人格魅力,通过文辞优美和书法艺术形式折射出人格魅力” ,他还说:“农民是把地种好,医生是把病看好,书法家就是要把字写好……”因此,中国书法艺术把“字”写好是硬标准,书写出文辞优美的内容是基本底线,只有这样,中国的书法艺术才能从民族文化传统中构筑审美的精神高度,引领当下书法艺术的审美,对话书法艺术的妙理世界。

  

  钱塘江(油画) 王子云

  作为中国新美术运动先驱,王子云1930年便与林风眠等人参加日本美术展览会,其油画代表作《杭州之雨》参展并广受关注; 1931年,这幅作品与油画《巴黎协和广场》 、雕塑《少女胸像》等在巴黎先后参加多个展览; 1935年, 《杭州之雨》又被编入1935年巴黎版《世界艺术家大辞典》 ,王子云也成为入选的唯一华人画家。

  在美术考古方面,王子云在1940年至1944年,组织并带领“西北艺术文物考察团”对川、豫、陕、甘、青等省区的古寺石窟、陵墓洞穴、古迹遗址等进行了详实考察,并通过绘图记录、摄影摹拓、考证标识等方法搜集到大量珍贵的文物资料,开拓了中国美术考古先河。同时,作为美术史学家,王子云还创立了西北大学考古专业与西安美院史论专业,其著作《中国雕塑艺术史》填补了业界空白。

  为系统梳理王子云在各个领域的探索与成就,日前,由陕西省美术博物馆主办的“云开华藏——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藏王子云作品及文献展”展出,通过绘画、手稿、书信、拓片、摄影等500余件作品,全面而立体地呈现了王子云丰满而曲折的艺术人生。此次展览也同时入选“2016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项目”和“2016国家美术作品捐赠与收藏奖励项目” 。据了解,陕西省美术博物馆从2009年开始系统、有效地开展王子云作品和文献资料的收集工作,经过多方努力,目前,共收藏到了500余件(套) 。其中,馆藏有王子云油画作品2幅、素描21幅、国画写生53幅、敦煌石窟及墓室壁画临摹作品26幅、手绘地形或胜迹分布图(王子云及考察团绘) 10幅、名人题字及其他珍贵纪念物品10件,以及新中国成立后的写生临摹作品18幅、信件32封、个人文件25件、手稿48件、著作24种等。“可以说,陕西省美术博物馆是国内收藏王子云作品和文献资料数量最多、品类最全的单位。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收藏部主任白林坡是此次展览的主要策展人,他谈到:“如今我们再回看他的作品, 《钱塘江》 《杭州之雨》《小镇之晨》等油画具有强烈的表现主义手法,可以看出他主要受西方印象派、野兽派画风影响,又融合了一些中国画的技法和趣味。幸运的是,他创作于杭州国立西湖艺术院时期的《小镇之晨》和《钱塘江》今天在馆中仍可以欣赏,而《杭州之雨》却在‘文革’期间被付之一炬。 ”

  展览中,令人印象深刻的除了王子云20世纪30年代在巴黎时期诙谐、生动的写生习作,还有20世纪40年代赴西北期间创作的国画写生——6米长卷《唐十八陵全景图》恢宏壮阔, 《三等车厢》 《中国的手艺工人》 《黄土层中的小饭店》质朴亲切, 《金张掖》 《塞外夜行》 《古酒泉写照》等描绘塞外风光的作品又仿佛带领观者一道身临其境。

  文献方面,众多手绘地图与书稿体现了王子云晚年著述研究的真实状态,尤其是他在右手颤抖的状况下,用被他自嘲为“九曲羊毛体”的字体撰写了大量的手稿,足见其坚韧的治学毅力。此外,数十封来自艾青、王朝闻、刘开渠、方济众、何海霞等名家的亲笔来信,也是研究王子云晚年交游的重要资料。“文献的力量在于更能输出学术能量和知识,它不光与从事绘画专业的人有关,更涉及书法、摄影、考古、历史等领域,比如,吴作人写给王子云的信本身就是一件书法作品,而王子云绘制的一幅有关‘西北艺术文物考察团’使用的交通工具的手稿,其饱含的知识含量并不低于一件艺术作品。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如是说。

  

  进入宋冬的作品《穿墙而过》内部,观众可以望见繁星般的灯火

  

  宋冬作品《穿墙而过》(旧门窗、镜面、灯、钢架)

  安尼施·卡普尔、小野洋子、利亚姆·吉利克、伊凡·纳瓦罗、圣地亚哥·西耶拉、阿利亚德·凡·霍恩、宋冬、刘韡……如果想一次就把这些当代艺术家的作品都看一遍,太难。而目前正在银川当代美术馆展出的首届“银川双年展——图像,超光速”则为国内观众提供了一个不出远门便大饱眼福的机会,来自33个国家的73位艺术家受本次展览策展人、艺术家伯斯·克里什阿姆特瑞和银川当代美术馆之邀,来到中国与伊斯兰文化的交汇之处,通过视频、装置、摄影、绘画、雕塑等多种形式的艺术作品将当今世界所面对的各种存在于社会、自然环境、宗教、文化之间的冲突一并呈现在观众面前。

  银川当代美术馆位于远离市中心的华夏河图园区,此次展览中有数件体量堪称宏大的参展作品,被安置于园区内的各个区域,和周边环境融合得恰到好处。跟随着伯斯·克里什阿姆特瑞,记者们走在园区内蜿蜒的石子路上,远远就能看到鱼塘湿地公园的桥梁上架设的伦敦艺术家罗伯特·蒙哥马利的LED作品—— 《拭去你脑海中的记忆》 ,它是作者为匆匆路人留下的一首诗,正如诗中所提示的,“鸟类不需要记录它们所看到的事物,因为那些都铭刻在记忆里;而海也无须区分经流,因为它本没有命名的意义” ,在这里观众可以选择短暂性失忆,而夜幕降临时,才能真正体会到LED作品的霓虹魅力。

  眼尖点儿的人能看见“禾乐不为”餐厅前新栽种的树苗,其实,这是小野洋子的情境装置作品《出口》 。向下望去,每一棵树苗都从棺盖开口生长出来,生命在死亡的景观中重新绽放,观众穿行于近百个棺材之间,强大的视觉冲击力可想而知。不远处何翔宇的硬木装置《椅子上的人》可以稍微舒缓一下观众的神经,由云南山民废弃的圆木水渠拆卸重组的一百多把椅子提供了另一种穿行其中的感官刺激,这些象征着时间和传统的旧物给人一种莫名的穿越感。

  除了体量之大,参展作品的材料也是丰富到爆,二手手机、垃圾、充电器、拆迁户的窗户框子、 28大杠……看着这些生活中时常被人们忽视的物件,只恨自己的脑洞不够大。李景湖的作品《瀑布》就是由当下“低头族们”的“掌中宝”改造而成,数十台二手手机连成一列,一系列由上而下的瀑布视频在每一部手机的屏幕上循环播放。近距离观看后,可以发现每一部手机的视频拍摄于不同位置,有着不同的解析度。然而,远观之下,则是一帘飞流直下的瀑布。最令记者印象深刻的是一杯收集自两个国家的清水,静置于隔板之上,迎接着每一位观众好奇的目光,越是看上去简单越令人难以琢磨,也许只有无序的水分子才能融汇成不分彼此、仍是一杯清水的样子吧。

  互动性是现在越来越多展览强调的特色,银川双年展无疑互动出了趣味与智慧。宋冬的装置作品《穿墙而过》是一堵由无数面镜子和窗框、钢架构成的墙,不同于这世界上很多墙,真正的墙、虚拟的墙、宗教的墙、文化的墙、网络的墙……不得不选择在墙里或墙外,宋冬的这堵墙可以任由观众穿过,并站在墙的内部灯火通明的世界中,于镜中找到不断延伸的自我。情境装置《15分贝》成为本次展览中最受热情奔放的外国观众欢迎的作品,不少外国观众一进入毛同强设置的KTV“大爬梯”场景,瞬间就踩上了迪曲版《欢乐颂》的点儿,嗨了起来,在结识了毛同强本人后,依旧念念不忘地叫道:“原来你就是迪斯科男! ”嗨累了,可以到园区内的艺术家村中,在瓦尔森·库玛·库勒瑞由废物改造的秋千上荡一荡,找找童年也不错。

  如果穿墙而过、 “KTV爬梯” 、荡秋千这些都略显普通,那就来点儿烧脑而且文艺的吧,毕竟最好的互动就是引人深思。来,推演一组公式——由红色背胶贴纸粘在白色墙面上的一组公式是利亚姆·吉利克对《阻碍苍穹反射的过程》的求解。方程的因子涉及城市热源、城市的摩擦结构、城市的阻力系数以及城市树冠表面积密度的轮廓,估计脑利用率达到13 %的爱因斯坦看见这组公式直觉上也会想逃避。智能手机在观看黄晨晗的系列作品《想象中的家园》时派上了大用场,初看其作品感觉是针孔摄影机成像时出现了差错,过度曝光了。但是经过艺术家指点,掏出某品牌手机,对着作品使用颜色反转功能,便看出了其中的奥秘,印度尼西亚建国总统苏加诺与中国首任总理周恩来握手会晤的画面清晰呈现在眼前,至于手机没有颜色反转功能的观众,只能雾里看花了。

  本次参展的视频作品同样为数众多,这也是记者们在馆内兜兜转转7个小时,走断了腿依旧有走马观花之感的原因。尽管很多视频作品只是感受了片刻,但依旧被一些光怪陆离的片段拽入了恍惚。比如在曹斐的作品《伦巴舞II—游牧》中,数个家用真空吸尘机器人被流放到城市的边缘,这些机器人漫无目的地航行于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一块废除的区域;戈登·班尼特的《为赎罪而进行的表演》中,男人愤怒地用小皮鞭抽打着电视机,屏幕上各种“痛苦”的词汇“四溅” 。

  总之,这是一个需要反复观看的展览,且不会一看就懂。银川当代美术馆艺术总监谢素珍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提到了“有些作品看不懂”的话题,并曝出了自己一个比较“变态”的享受——看见观众挂着一脑门子的问号,她会站在观众身后窃喜。她喜欢这种引导观众去思考的状态,因为思考了就会更多地关注。此言非虚,记者的脑细胞在观展时被调动到最活跃的状态,在不断地困惑、思索和感受中,放弃了对展览主题“图像,超光速”的求证,尽可能投入地去感受每一件作品。也许思考的过程远比知道答案重要,就像那些曾经改变世界的问题,“苹果为什么会从树上掉下来”“地球为什么是圆的” ?好奇心推动了人类科技的进步,也一样会加速艺术的普及。

  当“家园”二字的概念正在被城镇化建设的步伐改造、涤荡,附着其上的乡愁又该何处安放?有数据表明,我国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大约有90万个村庄消失,在城市的急剧扩展中又不知有多少条街市从此涤平。有一些幸运的百年古民居保留下了最后的一丝尊严,在被推平的最后一刻得到拯救,于一方陌生的土地上重新站起。然而,如何在历史的灰烬里继续当下的生命?古民居的收藏又如何与当代生活发生关联?

  近日,记者闻讯走访了位于安徽蚌埠市的古民居博物馆,这是上海人马国湘为自己的收藏——来自横跨长江流域黄河流域17个省的1000多栋古民居安顿下的“家”。他如愚公移山般在蚌埠龙子湖畔再挖湖,造岛,堆山,在这个庞大的博物馆体系中,人工造出的山体、绿化、水面共计5000多亩,6个岛上计划安放450幢民居。山体绵延2.3公里,沿途种满了紫藤花。山坡上的古树有些两人都合抱不拢。马国湘为自己的古民居博物馆取了一个典雅的名字——湖上升明月。

  因为收藏数量之多,马国湘被誉为“中国古民居收藏第一人”;因为他的心中正在酝酿另凤凰彩票网(fh643.com)一项变革的计划,他又与数量正在悄悄增长的古民居收藏者有了区隔。

  

  图说:马国湘近影 图IC

  民间工艺和智慧

  “湖上升明月”从2012年开始,至今还在建设中,按照设计,岛上街巷错落,小桥流水,画舫穿行。现在,基本复建完毕的100多栋古民居在建筑样式上,有官邸衙门、祠堂公所,也有酒肆戏台,最小的面积只有50平方米,最大的面积达到3000平方米,大部分面积为100—200平方米不等,甚至古民居外面的古树、古井、古石也皆尽可能地在异地复建过程中得到了完整保留。它们之中,最早的历史可追溯到明代晚期,最年轻的也屹立百年以上。

  

  图说:古民居部件 图IC

  时间炼就了尊严

  马国湘出身在浦东农村,他认为是稻田边的成长经历把对于农耕社会村落邻里的概念深深植入了自己的基因里。20多年前,他从偶然收藏了一个古民居的构件开始,渐渐延伸到收藏整幢民居。“如果我不去救,就没有了啊!”

  2016年9月22日,我国第一部关于公共艺术的大型权威性年鉴《2015中国公共艺术年鉴》发布暨年鉴研讨会在北京中国国家画院举行。本次会议由年鉴出品方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中心主办。

  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

  2015公共艺术年鉴发布

  会议现场嘉宾云集,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伍皓,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公共艺术院执行院长杜大恺,规划专家陈为邦,年鉴总策划陈喆,年鉴主编王明贤,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中心主任、年鉴出品人 王永刚,年鉴赞助机构代表中化岩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542)总裁梁富华,入选作品艺术家代表及多家媒体共同出席本次会议,会议由年鉴总策划陈喆全程主持。

  

  年鉴发布会现场

  《2015中国公共艺术年鉴》总策划陈喆主持开场及介绍来宾。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伍皓致辞,强调了公共艺术在推动国家文化软实力层面会起到的积极作用,同时给与年鉴高度评价。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诠释了公共艺术如何在大美术时代发挥更大的价值。

  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伍皓、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公共艺术院执行院长杜大恺分别发言,

  

  年鉴总策划陈喆主持发布会

  随后《2015中国公共艺术年鉴》主编 王明贤全面系统地介绍《2015中国公共艺术年鉴》。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中心主任、《2015中国公共艺术年鉴》出品人王永刚发言,希望《年鉴》成为以公共艺术为核心的一个跨界融合的平台,不仅要为从事公共艺术事业群体的聚集地,更要成为以公共艺术为核心的产业型平台,实现公共艺术的转换,推进公共艺术创研与市场对接,共同把公共艺术事业推向一个崭新的高度!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院执行院长 杜大恺发言,从艺术的角度畅谈《年鉴》价值并对当下公共艺术的发展提出了建设性意见。

  

  年鉴主编王明贤

  《2015中国公共艺术年鉴》主编王明贤主持《2015/2016中国公共艺术年鉴》年鉴研讨会,各位专家畅所欲言,为接下来的年鉴汇编起到了积极推进作用。结尾由陈喆总结发言。本次会议,对《2015中国公共艺术年鉴》在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方面给予了高度评价,对我国公共艺术建设与发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对2016年年鉴汇编工作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与会专家建议在未来年鉴的编撰工作中继续保持高度的专业性、学术性,深入参与到更多的优秀作品的研究创作过程之中,多角度多方位的记录见证公共艺术在中国的发展,更好地发挥其社会价值,使其成为公共艺术领域的推动者、参与者、引导者。会间媒体对与会部分领导专家进行了采访。